巴菲特為什么“落后”了?

時間:2021年07月07日 14:30:30 中財網
  查理芒格說,要買不會被世界所改變的企業,不要買試圖改變世界的企業。巴菲特說,如果你沒有持有一種股票10年的準備,那么連10分鐘都不要持有這種股票。巴菲特投資實踐中就是長期持有美國運通、可口可樂、迪士尼、吉利刀片、麥當勞及花旗銀行等(一定時段內)不會被世界改變的企業。

  巴菲特長期持股的前提是,投資的企業必須是一家優秀的具備長期成長性的好企業。他并非機械地長期持有每一家公司,如果他們改變了判斷,也會很快賣出一家公司,比如中國石油的買賣案例。

  對于長期投資價值的判斷,巴菲特的能力圈主要在于金融和品牌消費品和傳統制造業。巴菲特解釋過不投資網絡、電腦等高科技股票,因為網絡、電腦等科技行業日新月異,發展變化太快,令人無法預測其未來,難以看清10年后的情形。這可能大致就是芒格警告說不要買試圖改變世界的企業所指。

  但是事實上,巴菲特芒格團隊就從很早期成功預測到一次,買入一家改變世界的科技公司--比亞迪股份。

  2008年巴菲特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以每股8港元的價格認購2.25億股比亞迪公司股票。巴菲特買入理由是:長期看好比亞迪新能源汽車業務。13年后的今天,巴菲特仍一股未賣,比亞迪則已經上升到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第八大重倉股,股價上漲超過20倍。

  今天,比亞迪成為首個進入新能源汽車“百萬輛俱樂部”的中國品牌,比亞迪和特斯拉以及“蔚小理”一起,正在改變世界。巴菲特看對了。

  據此,我們可以合理推斷,巴菲特芒格團隊只要看得懂,也會買入改變世界的公司。他們錯過的那些很牛的科技股只是因為他們認知不足,沒有把握。巴菲特對不買科技股的解釋并不隱含科技股沒有投資價值的論斷,也并未斷定其他人也沒有把握。

  他們并非從原則上從信仰上排斥科技股。比如2017年巴菲特開始買入蘋果公司,因為那個時候,蘋果公司已經成熟到了呈現出消費品公司特性(比如業績簡單易懂,現金流充足),巴菲特看懂了,也對胃口了,所以買了。

  我們說投資是認知的變現。巴菲特最初30年和最近20年的投資業績,以及最近兩三年的投資業績,就是他認知的變現。巴菲特最近十幾年的持股沒有跟上最近20年美國經濟中行業比重此消彼長的變化,最近兩三年也沒有擁抱新經濟,有點固守傳統,有點因循守舊。

  伯克希爾股價最近20年漲了6倍左右,年化就10%左右。2019年收益為11%,2020年收益為區區2.4%。這個成績大大弱于我們A公募市場上的明星基金經理。老巴靠的是無人能及的50年復利20%的業績支撐股神形象,現實是他最近20年的業績在攤薄過去50年的平均數,在消耗最初30年積累的業績遺產。

  看看巴菲特現在的持倉。截至2020年12月31日,巴菲特的第一大重倉股為蘋果公司,第二大重倉股為美國銀行,第三大重倉股是可口可樂,后面還有美國運通,穆迪,美國合眾銀行,雪佛蘭。

  他總體的投資組合中消費行業占55.93%、金融服務業占23.05%、科技股占3.19%。第一大重倉股蘋果公司,在巴菲特買入時候已經過了高速成長期,市場普遍認同歸類為消費股屬性。在巴菲特的十大重倉股中,唯一一只高成長的科技股是來自中國的新能源汽車公司比亞迪。

  中國的銀行業已經被螞蟻和騰訊等改變,我們有理由相信,美國的數字化巨頭也會改變美國銀行業,老巴仍然保持重倉。特斯拉等新能源革命已經如火如荼,很多國家制定了停售燃油車的時間表,老巴仍然重倉燃油車產業鏈的雪佛蘭。

  巴菲特因為保守在2020年付出了慘重代價,2016年高價收購的PCC精密鑄件公司,因疫情重創航空業,PCC失去最重要的客戶來源,伯克希爾因此損失110億美元。我們假設他略微關心一下新經濟,買的是特斯拉或谷歌或臉書抑或是后來的拼多多,2020年的公司財報數據會是天壤之別。

  巴菲特最近幾年業績掉線,不僅跑輸了A股的基金經理,還跑輸了自己國家的標普和納指。我們知道納指的權重股清一色為新經濟類企業:蘋果,亞馬孫,微軟,谷歌,臉書,思科,英特爾,英偉達,奈飛。

  這兩年A股收益突出動輒翻番的基金經理無一例外也是重倉了芯片,電子,創新醫療,光伏,新能源汽車,數字經濟等新經濟板塊。

  就如總有人評價科技公司支撐下的納指無窮無盡創新高漲的不合理一樣。也許也有人評價這些年從“數字經濟、光伏、新能源車、創新醫療、電子芯片”等新經濟中賺錢的基金經理和股民不穩健,冒了很大的風險。

  其實證券市場投資賺錢的要義就是冒著風險賺到錢。近年來從美國和A股擁抱新經濟賺到的超額利潤不是假錢。這幾年抱殘守缺、守著銀行地產保險零售這些股票利潤微薄甚至虧損的投資人并不因為“很深度價值很穩健”而更值得表彰。

  我們學習巴菲特不能邯鄲學步,不能東施效顰。巴菲特是價值投資的精神領袖。價值投資是一種價值觀和方法論,巴菲特是這樣價值觀方法論的成功踐行者,受益者,他并非發明者和“專利”擁有人。

  價值投資原則永遠不會失效,但是巴菲特對特定行業特定公司的價值判斷可能會落后于市場,落后于新人。巴菲特前面的30年確實挑選到了市場上最有長期價值最有成長性的投資標的,這些標的非常優秀所以至今余威還在,但是最近的20年市場上已經出現了更有成長速度和現金流獲取能力的新經濟群體,巴菲特未能給予足夠的關注。

  回到我們的日常投資實踐,我們要正視近幾年來市場的結構性變化,不能無視和抗拒變化。我們要向成功推動技術創新的優秀新經濟創業者和擁抱他們的基金經理學習。

  我們不能苛求年邁的已經給證券投資行業做過巨大貢獻、已實現財富自由的巴菲特和芒格去學習鉆研新的科技發展和商業模式,但是我們這些年富力強的投資顧問基金經理們應該積極進取與時俱進跟上市場,因為一群有勞動收入富余和財富積累的嗷嗷待哺的投資者在期待著我們給他們做財富增值,我們要擔得起這個使命。
.毛.彩.華  .東.方.證.券
各版頭條
无码网站天天爽免费看视频,极品女教师波多野结衣,白嫩极品学生在线播放,吃胸下面激吻娇喘黄禁无遮挡